快猫在线观看

   隔阂白沫沫挂断了陆展彻的电话,心里十分难受,但是想到现在还在外面迟迟没有回来的冷挚,更加的不是滋味。

   白沫沫一直对于冷挚的感情都是模棱两可的,其实感动的一部分是占大多数的。

   本来冷挚最近有点忙,白沫沫还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因为陆展彻的一直给白沫沫打电话,白然心里忽然很不是滋味,可是却不知道要怎么去和白沫沫说。

   白沫沫意识到了这些,可是冷挚不说,白沫沫也没有办法肯定冷挚心里是不是这么想的。

   白沫沫一直想要找个时间和机会和冷挚去解释这个事情,但是没有想到来的那么快,一点心里准备都没有的。

   陆展彻是喜欢白沫沫,可以说只要白沫沫现在能再陆展彻身边,他可以为了白沫沫放弃所有的东西。

   但是他一天没有离职,就不可能想是冷挚一样的陪在白沫沫的身上,加上两个人是在同一个地方,白沫沫可以随时见到陆展彻的。

   陆展彻明明知道自己有那么的多得不足的地方,但是还是一直给白沫沫打电话。

   从一开始白沫沫的拒绝,到现在的没有办法去拒绝,其实白沫沫知道,就算是陆展彻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在乎自己,自己也是忘不掉他的。

   白沫沫想着想着,忽然想到了冷挚的身上,抬头看看墙上顾着的闹钟,现在已经快十二了,可是冷挚还没有回来,一般这个时候,就算是冷挚回不来,也一定会给自己打电话的。

   但是今天却什么都没有,白沫沫有些担忧。

   可是心里的执着却告诉自己,不要给冷挚回电话。

   粉色小碎花淑女恬静而美好

   白沫沫就是想知道为什么冷挚现在是在这个样子,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情呢?

   可是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白沫沫一只手撑起头,另外的一只手拿着笔,渐渐慢慢的进入睡眠状态。忽然的白沫沫忽然大了一个冷战,脑子瞬间清醒了。

   白沫沫还是发现现在自己还是在桌子上坐着,还是一个人,冷挚还是没有回来。

   白沫沫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凌晨两点了,冷挚之前就算是在和自己生气,也从来没有到现在都还没有回家的时候,可是现在是怎么回事呢。

   白沫沫在也没有办法估计什么自尊心,拿着电话给冷挚打过去。

   电话一声,一声的响起来,白沫沫有些担忧,是不是冷挚出什么事情,现在的这个地方白沫沫并不是很清楚,冷挚也从来没有这样子不会来过。

   在白沫沫的心里,冷挚给自己的是足够的安感,白沫沫也不会因为这些去可以的纠结,再说了,冷挚也从来不让白沫沫为自己担忧的。

   电话的对面传来了甜美的声音,白沫沫有些失落,现在冷知道电话是打不通的,白沫沫整个人的心都是悬起来的。

   她的第一想法就是现在继续给冷挚打电话,如果还是出现不接的情况,白沫沫就要找陆展彻寻求帮助了。

   白沫沫一直都没有间断,十分钟打一次电话,可是电话却一直都没有接听。

   白沫沫的心里实在是有些承受不了,这才赶紧打电话给陆展彻,这样是白沫沫第一次出现事情想要去找陆展彻的。

   凌晨五点的时候,冷挚还是没有回消息,白沫沫抱着试试的心态想着陆展彻会不会现在不接自己的电话。

   可是白沫沫不知道的是,陆展彻对白沫沫的铃声是专属的设置,对白沫沫的欢迎打扰时间是随时。

   白沫沫刚刚打电话过去,还不够一分钟,电话已经接起来。

   “怎么了?沫沫?”

   陆展彻之所以接听电话的时间慢起来了,是因为看着这么早,白沫沫现在打电话给自己,难不成是出了什么事情吗?

   白沫沫楞了一下,本来就是想要抱着试试的心态来的,但是没有想到现在陆展彻还听见了自己的电话,还在第一时间知道是这种。

   这种莫名的感动是不能言表的。

   白沫沫很快整理好自己的心情,对着电话那头的陆展彻说道:“展彻,我现在打电话给你是有一件事情想要找你帮忙的。”

   白沫沫有些说不出口,毕竟是冷挚的事情,可是现在不说的话,要什么时候说呢?

   陆展彻没有说话,等着对方在回复,但是陆展彻心里却开心极了,不管怎么说白沫沫现在有事情了,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自己。

   “沫沫,你说,如果我能帮到你,我一定尽力去帮你的。”

   陆展彻开心说道,对于白沫沫的事情,陆展彻永远都是保持激昂的斗志,不管任何时候,任何地点。

   “展彻,我现在不知道要怎么办了,所以只能打电话给你,现在我联系不到冷挚,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打电话过去的时候总是没有人接听。”

   陆展彻心里很不是滋味,白沫沫现在打电话来是要问冷挚的事情,可想而知冷挚对白沫沫来说有多么重要的。

   “沫沫,不要担心,会不会是冷挚的手机是静音呢。”

   只是一个电话不接,白沫沫现在就打电话来他这里,在撸展彻眼里这只是一件小事情,他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

   这些关怀曾经都是自己的,但是现在却都成了另外一个男人的,但是就算是有再多的不满,陆展彻也从来不会当着白沫沫的面子说这些问题的。

   “不是不是,我一直在打,已经这么长时间了,冷挚是不会把手机设成静音的。”

   这是白沫沫忽然想到的。

   之前有一次,白沫沫的手机是静音,可是白沫沫却因为心情不好的原因,自己一个人在外面走来走去的,冷挚那天忽然就找自己。

   通过很多方式。冷挚终于找到了白沫沫,可是但是的白沫沫却有些不解。

   那天冷挚对着白沫沫发火的说道:“我永远对不会对你设置静音,因为我知道找不到一个人心里有多失落,有多担心,有多害怕,那种感觉我既然体会了我就不会让我爱的人在为我承受这些。”

   所以白沫沫见到冷挚不接听电话第一个想法就是冷挚不会是静音状态的。

   陆展彻听着白沫沫这么笃定的想法,更是有些吃味的说道:“可是是有些忙,在应酬什么的,没有听到。”

   这个说法显然是没有办法骗到白沫沫的,就算是应酬,哪里可能一直都不看手机呢,可是现在找一个能说的过去的理由自己都找不到。

   白沫沫心想,就算是冷挚不要自己了,好歹也要找一个适合的理由吧,但是白沫沫却怎么都找不到,渐渐的,白沫沫有些失望了。

   “沫沫,你现在先不要担心,我先帮你定位了他的手机在哪,说不准这么晚了,因为工作太累了,在哪里睡着也不一定的。”

   陆展彻现在猜想着各种可能性,一一给白沫沫分析到。

   他一直在说,心里却好像被狠狠的刺了几道一样,这个世界上最尴尬的事情,没有比过去式在帮着自己的女票找现在的男朋友来的刺激了吧。

   白沫沫心里是有些过意不去的,但是她实在是因为冷知道的安慰着想的。

   陆展彻早早的去了通讯部,里面值班的人员看这陆展彻来了的这么早,有些诧异,不过可能是临时到的任务。

   对于这种事情,他们已经习惯了,值班的人对着陆展彻笑了笑,开玩笑的说道:“怎么现在这么早就来这里工作。”

   “没事,我现在只是定位一个手机的位置,你能不能做呢?”

   陆展彻将开着机的冷挚电话给到了值班的人,很快值班的人对着陆展彻说到:“现在这个电话定位是在爱情岛的一家酒店里。”

   有时候部队的通讯就是这么厉害,酒店?陆展彻隐隐想到了一些不好的事情,但是很快陆展彻就甩掉了这些想法,或许只是冷挚单纯的是有事情呢,不过这个还是希望和白沫沫说一下的。

   就算是陆展彻想要得到白沫沫,但是他很确定不是因为这个方式,陆展彻深呼吸一口气,看的出白沫沫很在乎冷挚的,不知道现在自己还有没有机会呢?

   陆展彻出来的时候,并没有及时的给白沫沫电话,而是一个走在一片空旷的地方,他很想大喊一声为什么。

   可是脑子里都是白沫沫,指着陆展彻说着:“展彻,我们结束了,以后都会有彼此的生活,但是现在彼此已经不是彼此的人。”

   其实陆展彻不是没有后悔过,他一直天真的以为只要相爱的两个人,不管是什么时候,都是可以在一起的。

   但是他错误的以为白沫沫也是这样的想法,身边的人都是这样的想法。

   过了一会,陆展彻听着手机声音传来的铃声,不用说也知道这个是谁的电话。

   陆展彻拿着手机,接听起来,对面就传来了白沫沫现在着急的声音,问道:“展彻,你现在查到了吗,冷挚的手机定位是哪里呢?”

   白沫沫是真的着急,单凡是自己要有点的其他办法,她也绝对不会去麻烦陆展彻的。

分类目录: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