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奶短视频奶出你的世界app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房学林手里有一个玉佩,一个会发光的玉佩。”廖夙梵坐在百里辛的对面道,“为我开了天眼之后,那一晚我从博物馆路过,恰巧看到了房学林在使用玉佩。我起初能看到博物馆之中散发着令人舒适的淡淡金光,但是那玉佩一发光,属于古物灵气的金光就开始消散。我想正是这种东西,让们家的古物老化的。”

百里辛点点头,“那枚玉佩中住着一个吸收天地灵气孕育而生的玉魂,玉魂以吸食灵气来修炼,只是天地间的灵气还是过于稀薄,所以它便走了捷径,用了这种吸收古物灵气的法子。只是被它吸干了灵气的古物,因为失去灵气的庇护,再承受不住时间的侵袭,这才都化成了齑粉。那那晚看到玉佩之后呢?发生了什么?”

“当晚我已将玉佩捏碎,只是奇怪的是,第二天傍晚,也就是刚才,房学林来找我的时候,我发现他再次戴上了和我捏碎的那枚玉佩有相同气息的玉佩。”

“玉佩中的玉魂颇为忌惮身负的天罡正气,昨晚虽伤了它并捏碎了它的容身之处,但它却狡兔三窟,逃到了房学林的体内。第二日房学林又为它寻了一枚新的玉佩身体。”

廖夙梵皱眉沉声道:“吸收天地灵气孕育而出的玉魂怎会这般恶毒,仅仅为了自己修行,便将古物的灵气吸得一干二净?我昨日在博物馆,甚至听到了其他古物哭泣的声音。”

“这个玉魂啊,可是馋得很,看到什么东西都想吃。这种东西如果不赶紧杀死,留在世上只怕就会成为一个大祸端。”

廖夙梵想起那哭泣的古物,想起温家落魄的模样,心中不由升起一股怒意,“该如何彻底消除这玉魂?”

“这玉魂有再生之力,我虽然会道法,却是杀不死它的。惟有这天罡正气,才能彻底杀死玉魂。但是我们一定要一击必中,再不能让它逃脱了。”

廖夙梵“恩”了一声,眼睛一扫就看到桌面上拜访的十几个光滑玉石。

他眼前一亮道:“这是昨天在赌石场拍的那几块玉石吗?”

百里辛笑着应了一声,“对的,我将它们加工了一番,看着如何?”

虎牙mm秋千上的美好清纯回忆写真

廖夙梵站起来来到桌子面前,仔细端详着已经打磨好的玉石。这些玉石起初被风化层包裹,其风采都被藏匿在其中,而无人得见。

此刻风化层被完全擦去,水头饱满,晶莹剔透的玉身让人叹为观止。

“将璞玉慢慢打造成一枚旷世珍宝,也不失为一个享受的过程。”廖夙梵抚摸着手上的玉石,叹道。

他抚摸了一会儿,突然想起来昨日这石头上还附着着黑气,今日已经消失不见了,便问道:“这石头上的黑气都被清出了?”

百里辛点点头,“是的,用的除秽诀。”

廖夙梵眼中露出欣赏之色,“温少爷,身上总有那么多令人称奇惊喜的地方。”

百里辛笑了笑:“提督大人过誉了,若是不嫌弃唤我一声‘弦之’即可,总温少爷温少爷的叫,倒是有些生疏了。”

廖夙梵眼睛蓦地绽放出一道剧烈的光彩,“怎会嫌弃?既然我称呼为‘弦之’,礼尚往来,我名叫廖夙梵,字‘兮迦’。”

“兮迦?”百里辛念了两句,问道,“兮迦家中可是有人喜爱佛法?我看的这名和字,似乎都带着写佛语中的字。”

廖夙梵点点头,“我年幼时体弱,差点病死。后来我母亲到庙中求佛,寺庙中的大师便为我起了这两个名字。”

百里辛恍然大悟,“难怪。兮迦,兮迦,倒是朗朗上口。”

廖夙梵勾出浅笑,看着百里辛咬文嚼字的模样,竟是十分吸引人。

“说起来,是怎么知道我被房学林控制的?”

“额,这个嘛……”百里辛愣了愣,挠头笑道,“我用我的血为媒介为开的天眼,便相当于我的血是看到阴间魂魄的通道。要想看到不一样的东西,自然是必须要经过这条通道的。”

“……”廖夙梵心头一震,脑海中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的意思是说……我看到的东西,都能看到?”

“额,这个嘛。其实也不尽然,呵呵,呵呵。”百里辛继续笑,“我要看到视线里的东西是需要消耗法力的,我怎么可能会浪费法力去做这种事情呢。只不过当时刚好感觉提督府那边似乎有邪祟之气流动,我才打开的天眼。”才怪……

我才不会说我看到了的果体,看到了换衣服的模样,看到了学做面的模样,呵呵,我才不会说。

廖夙梵用质疑的眼神看了一眼百里辛,最终艰难地点点头:“奥……”

……

牢中,房学林悠悠转醒,身体疼痛难忍。

他看着这暗无天日的四周,只觉得心中绝望。

脏乱的草席、来回奔跑的老鼠、漆黑的墙壁、长满铁锈的铁栏杆。

这就是自己的未来?

刺杀提督,总是他不懂法,也知道刺杀提督会是什么罪名,轻则终身□□,重则杀头的大罪!

廖夙梵!!!

廖夙梵!!!

好狠!!!

纵使不爱我,也不该将我逼迫至这种绝境之中!!!

廖夙梵!我恨!!!

房学林的眼睛从眼球方向向外晕染着黑色,直到将整片眼白都染上了黑色才作罢。他周身的黑气汩汩溢出,身体更是无风飞扬。

[冷静一点!]脑海中,一道稚童的声音大喝道,[要被邪祟之气吞没了!]

房学林心中大喊:[为何冷静的是我?冷静的应该是这个世界。我好恨,我好不甘心!]

[笨蛋,不是还有我吗?刚才那四十大板,以为是怎么挨过来的?若不是我用灵气护住的身体,早就死了!就这小身板,还想在廖夙梵手的兵下面挨过四十大板?]

房学林听了玉魂的话,周身的黑气慢慢退去。

是了,他还有玉魂,即便这世界上的所有人都背叛他、都歧视他,惟有玉魂永远帮助自己。

想到这里,房学林被伤透的心中慢慢沁入一丝温暖。

他蜷起膝盖坐在地上,双手环着膝盖,眼中慢慢有泪水留下。

[玉魂,谢谢一直陪着我。]

玉魂嘻嘻笑了两声:[是我的主人,我不陪谁会陪?乖,不哭不哭,我会永远帮助的。]

看着这么憔悴的房学林,玉魂心中冷笑。

若是当真让他暴走黑化,房学林又如何再受自己摆布?他如今黑气入体,心中的负面情绪会被无限放大,已然对人类都失去了信心和眷。既然如此,只要房学林一句话,这酆城的灵气岂不是都是自己的囊中之物?

听到玉魂温柔的声音,房学林的泪水更是汹涌地流淌下来。

绝望、痛苦、不甘,所有的负面情绪都转化成了对人类的恨意和对廖夙梵的不满。

许久,房学林擦干眼泪站起来,冷冷地扫视着这周围漆黑的墙壁:[玉魂,我要复仇!]

玉魂呵呵一笑:[复仇好说,不过我们首先要从这个地方出去。先从王家开始吧,他们家的灵气十分充沛,让我把它洗干净,我便可以让获得更强大的力量。只有有了力量,才能完成复仇,将所有的人类玩弄于鼓掌之中,让他们对俯首称臣,让他们哭着喊着求宽恕他们。]

房学林点点头:[好,就听的。不过我们如何从这里出去?]此刻的房学林,已经对玉魂的话深信不疑,任它摆布。

[呵呵,我们要想从这个牢笼里出去,岂不是易如反掌?不过是些凡夫俗子,怎么能抵抗得住的黄金之瞳。]

……

片刻后,一道衣衫褴褛的身影慢慢潜在夜色中从牢房里走了出来。

房学林回头用冷漠的眼神看了一眼牢房,眼中一片怨毒。

[现在就去王家。]房学林在脑海中说了一句,便趁着夜色朝城东王家的方向而去。

玉魂跟着房学林前进,心中却是另有一番心思。

淫神、贪神、权神相继消失,原因无从查找。但伴随着它们的消失,他却感到吸收帝迦主神而获得的能量逐渐减少。

它们的消失和帝迦有关吗?是有人在搭救帝迦?

帝迦的灵魂碎片被伟大的主神大人的屏障所覆盖,连他们十二次神和主神大人都无法查找锁定到主神碎片,又有谁能够寻找到帝迦的碎片?一定不是常人所为!

在权神死死后,主神大人耗费了五分之一的力量锁定出了帝迦碎片所在的位面,让他们惊讶的是,帝迦的灵魂碎片居然只剩下了三个!

三个!从十二个变成了三个而他们竟然丝毫未曾察觉!

到底是什么人将灵魂碎片弄走的?

若是帝迦苏醒过来,那他们……

食神一想到帝迦的力量,便不由打了个寒战。

不,绝对不能让帝迦醒过来!一定要找到帝迦和让帝迦清醒的那人!

他原本以为廖夙梵有可能是帝迦的灵魂碎片附着*,这两天他可以怂恿房学林对廖夙梵使用媚眼,便就是为了验证这一点。

可看今天的表现,似乎并不是。

一位强大的主神大人,竟然会中了小小的媚眼。

既然他不是,那谁又会是?

那位突然性格大变的温家少爷十分可疑,还有王家地底下的那个东西,也十分可疑。

玉魂眯起眼睛,看着越来越近的王家大院,既然都很可疑,那就让他一个一个慢慢验证。

分类目录: 未分类
标签: